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我不知道要取什么名字啦x

已经是摸鱼了……
圣诞节快乐!!(晚了x


Q:今年的越前有很坦率地表白吗?

越前龙马:(脸一黑)
你: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这个问题哈哈哈哈哈哈答案当然是没有啦!
越前龙马:喂!
你:咳!表白——当然有,就是不够坦率。
越前龙马:哈?
你:(抱住越前)乖啦,看到雪人的那一刻我还是很感动的!雪人超级形象的!
越前龙马:(/////)哼,当然,那可是我叠的。
此后你的手机相册里常躺着一张照片,越前抱着形似你的雪人,因为害羞而偏过头没有露出脸。


Q:圣诞节到了,男士有给对方准备礼物吗?

迹部景吾:(响指一打)来人!把本大爷的麋鹿牵上来!
你:???
麋鹿:嗝。
迹部景吾:(得意洋洋)你不是说想要养只可爱的宠物吗?不要太惊喜,我知道你喜欢!
你:问题是,我们养在哪?
迹部景吾:家里啊,本大爷连你都养得起,区区麋鹿……
你:咳!咳咳咳!收回你的话!


Q:今年的佳节带给了对方怎样的惊喜呢?

你:比起惊喜,更像是惊吓吧……
仁王雅治:难道不应该很开心吗?
你:你先能想象一下自己在拆礼物的时候旁边的圣诞树突然讲话并朝你扑过来的画面再判断应该开心还是应该吓出心脏病吗?
仁王雅治:哇,惊喜使你不断句。
你:◡ ヽ(`Д´)ノ ┻━┻ !!!
仁王雅治:(一把抓住你往怀里揉)开心点啦puri——下次一定注意!


Q:听说你们起了争执?

你:(缩着脖子)没有,怎么会。
切原赤也:(裹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女人,太可怕了。
你:哈?是谁先把雪球砸我脑门上的?
切原赤也:那你也不用把雪塞进我衣服里吧!
你:那你把我推进雪人里算怎么回事!
切原赤也:……怕你热。
你:可劲瞎扯吧你。


Q:今年有什么可值得回忆的事吗?

你:啊,大概就是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看着小海带在外面和小女朋友互相伤害吧。
不二周助:难道不该是我做的点心吗?
你:哦是的,一度我还不敢下口。
不二周助:放心,超市的芥末断货了。
不二周助:狗粮却是到处都有。


Q:平安夜是怎样度过的呢?

芥川慈郎:嗯?就像平常一样啊?
你:就是两个人窝在沙发上裹在被子里,我看电视他睡觉。
芥川慈郎:对了!我还唱了歌!
你:唱到一半就睡着了好吧。
芥川慈郎:嘿嘿,不小心的。


Q:来年有什么计划吗?

真田弦一郎:她说想一起去旅游。
你:但是没有具体的目标,所以他就帮我列了一大张单子。
真田弦一郎:(抽出单子,手腕一抖,列出密密麻麻的字)
你:这是目的地,这是时间,这是要吃的东西,还有交通啊景点啊吧啦吧啦的一堆细节。
真田弦一郎:不可松懈。
你:(得意洋洋)羡慕吧。


Q:有什么祝福要送给对方的吗?

你:祝你越来越快!
忍足谦也:哈?某种意义上,这对你对我都不是件好事。
你:???
你:歪?幺幺零吗?这里有人飙车。
忍足谦也:哈哈哈车门焊死!今天谁也别想下车!


Q:来点表示作为圣诞节的彩蛋吧?

手冢国光:…我想想。
你:(眼里闪着期待的光)
手冢国光:…我不太会表达。所以…(拉过你,轻轻地吻在唇上)
手冢国光:Merry Christmas。



我仍然没有赶上!!orz
刚刚在写作业所以这么晚才来写完( ´Д`)y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事要高效
并且不要熬夜…感觉迅速衰老了三十年………是老阿姨了……

总之!给大家拜个晚年(?)
Merry Christmas!!!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