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与子偕老

给大家拜个…………………晚年!!

婚后日常

当元旦看吧,日/本好像不过我们的春节?

(然而清明已经过了……orz

ooc预警!!

 

 

[越前龙马]

窗外暴雪肆虐,美/国的雪总是令人惊叹,即便你已和越前在一起多年。

然而今年没能在暴风雪来临前赶回日/本,平时新年都会回去过的,现在只得看看这场雪什么时候停了。

壁炉里的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你和越前凑在一起,两人脖子上绕着一条无比长的围巾,出自你的想法。想着这样的冬夜,能够围着同一条围巾。于是无聊的时候就开始织,断断续续地,两个月就大功告成了。

越前表示很无奈,一副绝对不会使用它的样子。就在刚才,他把你捞到沙发上,掏出围巾的时候,义正言辞道:“我只是觉得这条围巾比较暖和。”

好的,您可爱,您说的都对。

你美滋滋地和他一起围上这条比较暖和的围巾。

看着越前认真的侧颜,脸上是因为暖气而泛起的红晕。你鬼使神差地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对方蓦地转头,两颊的红晕更甚,你笑道:“我喜欢你呀。”

越前愣了半天,支支吾吾:“你…我……”

“哈哈哈害羞了吧!嗷!”

对方狠狠地吻上你的唇,于是再也不能发出其他音节。

 

 

[迹部景吾]

在漫长的年岁中,迹部偶尔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你轻轻把外套披在迹部肩上,他正伏在桌上,呼吸平稳。

真是个傻子,把谁都照顾得无微不至,对自己就这么不上心。

最近迹部在做公司的新年企划,并打算把曾经的同伴都召回来,再加上年末公司的业务本就不少,下面的文件一叠叠地传上来,这家伙也一夜夜没完没了地熬,为这些事操碎了心。

你打量着迹部略显消瘦的脸颊,叹了口气,正准备倒掉桌上那杯冰冷的咖啡,伸出一半的手却突然被握住。

“怎么还不睡?”

嗓音沙哑,迹部拖着的脑袋,勉强倚在你身上,手也环上你的腰身。

“你已经熬了好几夜了。”你抽出手来摸摸迹部的后脑勺,微微有点扎手,“睡吧。”

“嗯……”迹部把脸埋在你的身上,蹭了蹭,闷声道,“你也是。”

“好。”

 

半晌,迹部还是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你弯腰凑近一看,原来是睡着了。你无奈地拍拍他的后背:“起来了,到床上睡。”

“……能遇到你真好。”

突如其来的直球打得你措手不及:……怎么了?”

“……嗯?啊,大概是睡迷糊了吧。”

你拍拍他的脑袋:“梦到什么?”

“……梦到很多,都是以前的事。”迹部抬起头看向你,眸子亮晶晶地,“奇怪,醒来后就只记得你的脸庞了。”

 

 

[真田弦一郎]

今年的你们依然穿着和服,到神社来祈福。

你双手合十,阖上双眼——

想和他在一起,想他岁月无忧。

这样向神明祷告完,竟然就鬼使神差地睁开了眼,悄悄往身旁看去。

真田微微低头,面色认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他的轮廓有些模糊,似是打上了一层柔光。那年,你曾经嘟囔过真田长得根本不像个少年,可是年岁轮了几回,不曾在他的脸上刻上任何沧桑的笔画,脸庞坚毅的弧线不为岁月所折,他的样貌越看越喜欢。

“我脸上有字吗?”

真田放下手,无奈地看向你:“许完愿了?”

“嗯嗯。”你忙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又补上一句,“你脸上有两个大字!”

“什么字?”真田拉上你的手,将你带离这里,给其他来祈福的人让出了空间。

“好看!”

真田突然顿了一下,缓缓道:“你这家伙……”

手上的力道明显大了不少,日常调戏到真田的你幸灾乐祸。

“…第一年,帅气,第二年,英俊,第三年,俊朗……”

他缓缓把这几年你吹他的词汇一一捧读了出来。

“嗯?!你全记下来了?”你难以置信地看向对方,对方也略微有些得意地看向你。

“优秀!”你对着他眨巴眨巴眼,“你看我都快把你吹爆了,您是不是也考虑礼尚往来互吹一下呀?”

真田明显晃了一下,脸瞬时沉了下来,不再出声。

周边的气场随之沉下,不知情的人以为这是一对小情侣在吵架,然而事实上你也不明白为什么真田会突然不高兴。

难道夸我一句很令人生气吗?

蓦然,真田停了下来,缓缓道:“如果有上辈子,那我一定做过不少好事。”

“哈?”

真田不自觉地看向另一边,吞吞吐吐:“……才能遇上你。”

“哈?”

“……我说得还不够明显吗?”

“哈?原来你在夸我吗?”

“……”真田眉头微皱,随即揽过你的腰,往额上落下一吻。

“果然,还是直接行动更适合我。”

 

 

[不二周助]

“新年好!新年好!”

家里新养的八哥不停叫唤,乐得你也围着它转。

“好耶!新年好!”你拉着不二炫耀道,“看!我教的!我教了三天呢!”

不二温柔地摸摸你的脑袋:“哇,真厉害呢。你是怎么教的?”

“就对着它一直说‘新年好’呀。”

“哦~”不二颇感兴趣地看向笼子里蹦跶的八哥,缓缓道,“生宝宝。”

八哥转了一下脑袋,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你们,突然兴奋道:“生宝宝!生宝宝!”

“???”

“哇,它在疯狂暗示些什么呢?”不二一把扣上你的腰身,笑眯眯地看向你。

“不不不你听错了!它是说……说……”

“生宝宝!”八哥意犹未尽地补上一刀。

“???”

“你要拒绝吗?可是……不如它所愿的话,会不会再也不说话了呢?”不二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

“我知道,你也不忍心的,对吗?”

 

 

[幸村精市]

今年不小心摔了一下,吓得幸村架着你就往医院跑,一系列检查过后,你收下了打着石膏的一条腿和一张骨折的医疗单。

事发突然,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了,不由得感慨幸村惊为天人的行动力。

他正在一旁削苹果,你默默盯了他许久,说到:“要不,新年那天你出去玩吧。”

“嗯?怎么说?”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你。

“总不能老待在这儿吧,看你在医院里心慌慌的。”

他笑:“新年就是要和家人待在一起,你让我上哪去?就这么巴不得我走?”

“没有!我……唔!”

一块苹果堵住了嘴,甜甜的味道一下化在舌尖。

“开玩笑的,我带你出去吧。”

 

晨曦微露,洒在身上暖暖的。海风有点黏腻,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任幸村推着轮椅,两人循循走过沙滩旁的人行道,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当年你出事的时候整个网球部乱成一团,我也跟着吓个半死,结果跑去医院后,就看见你风轻云淡地在那边吃苹果。”

身后人脸上漾着温柔的笑意,道:“我是部长,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稳定住部员们,即使在医院里。”

“可正因经历过,看到你摔在地上的时候,我……”

他没有说完,但你已知道他想说什么,便觉眼前蒙上一层水雾。

两相无言,只默默在风中走着。

“我爱你,精市。”

他突然停了下来,走到你的面前半跪而下,久久地凝视着你,接而笑道:“我也是,我爱你。”

“愿你我以后,幸福安乐,再无疾病缠身。”

 

 

[手冢国光]

“儿子交女朋友了!过年的时候就带回来!”你放下手机,转头对手冢说道,“这几天要认真点打扫!”

“和往常一样不就行了吗?”

“不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咱们要把房子打扮得温馨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你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还要多买些东西来煮,咱们要帮一下那小子,抓住他女朋友的胃!这样就八九不离十然后结婚然后生小孩咩哈哈哈哈!”

“…你开心就好吧。”手冢无奈地看着你上窜下跳。

“可是我觉得只要他们两个真心相互喜欢就够了。”他一把把你拉下来坐着,“那样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以成为绊脚石。”

“平常心吧,我知道你很激动。”

“好吧,你觉得……儿媳妇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手冢认真地陷入沉思,摇头道:“…不知道。”

“…喂8102年啦!儿子都交女朋友了,而你还不会讲情话。”你戳了戳他的脸,“要说相信你儿跟他阿爸一样有眼光啊!”

他愣了一下,哑然失笑。

“我们一起走过的余生,便是我能说出的最浪漫的情话。”

 

 

[切原赤也]

一向颇受人关照的切原抱起婴儿来,果然是幅手忙脚乱的画面。

怀中的孩子还未睁开眼,便已经像他一样张牙舞爪的了。你默默策划着未来的育儿心经,一边看着眼前的新任爸爸露出前所未有的窘态,切原抱着孩子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一会儿拉拉他的手,一会儿提提他的脚,脸上挂着有些为难的神色,却始终掩饰不住欢喜的笑意。

“呐我这样抱会不会压着他啊,还是要这样…诶他怎么老乱动,是不喜欢坐着吗?哦对了……我们的孩子…男的女的?”

“哈?医生没有说吗?”

“没,他就说了你没事。”切原眨巴眨巴眼,突然把手伸向孩子的下面,“没事!我们来看一下!”

“诶别别别,男的男的,多冷的天啊,别冻着他。”

动作戛然而止,恍然道:“哦是哦,给你抱。”说着,就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你怀里,随即坐到你身边,轻轻地环住你们俩:“这样就都不冷啦。”

“哈哈哈,那你真贴心啊。”你蹭了蹭他的脸。

切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们都说子随母,儿子一定很像你。这样看着他长大,就像把我们认识之前的时光补回来了一样。”

“啧啧啧,今天的海带甜鼾了。”你轻轻触了下小包子的脸,“可我觉得他像你,非常不安分。”

“哼,那他以后一定就是全日/本最优的网球选手。”

你倾着脑袋,对他笑道:“当然了,网球王子——新年快乐。”

切原笑着低头吻住了你,一如十年前相识的样子。

“新年快乐。”

 

医生:qaq我冤。

 

 

[白石藏之介]

初生的阳光斜斜洒在枝丫上,樱花瓣打着转缓缓落下。

你提着小花洒,那是白石几年前为你买的,怕水太多提不动,并反复跟你说,这些花草不需要浇太多水。你慢慢地移动,水珠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金色光芒。

不远处的白石便这样看着你,他曾劝你不用再这样每天都到院里浇花,交给他就好。毕竟岁月还是不可阻挡地流过,当年英气勃发的少年们,也难免佝偻了身形。

但因为是你的坚持和喜好,便不再多说。他只跟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照料花草,打理院子。不知不觉,一个早上就此过去将半。

你们坐到藤椅上,白石轻轻揉着你的双腿。

“不用啦,我还没那么弱。”

“没事,揉揉总归是好的。”

你盯着白石的眉眼许久,问道:“十七岁那年,你许的什么愿?”

“嗯?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十七岁的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由于学业,你们总归是聚少离多。那年你们一起去过神社,白石从未有过那样虔诚地许愿。

那副神情,就在刚刚为你揉腿的时候重现了,因此这般问道。

他笑道:“很好奇?”

“有一点吧……毕竟人到暮年,万一……”

白石突然吻了上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但你的话戛然而止。

他倚在藤椅上,缓缓阖上双眼。

“……我许的愿啊,便是与你同在屋檐下,看天上云卷云舒,听风过花草摇曳,发现你我依然如初……而今我终于是做到了。”

“但是,我很贪心,我还想和你继续走下去。”

 

 

(暗中观察)

真的很抱歉这么晚才来发这篇!!

并且写得不尽人意quqqqq

总之为还在等这篇的朋友深深地感到抱歉和感谢!!

三次实在有点不方便,更新可能有点难……

总之,我们缘见!!

MUA!!

[网王][迹部景吾x你]我怕不是要秃了吧

非常短小的一条鱼
情侣设定

“呐呐,景吾。”你戳了戳他的左臂,“你…是不是有什么生发的秘诀?”
“哼,本大爷不需要那种东西。”说着,迹部潇洒地甩了下头发。
“那你上次剃完头,怎么隔天又变回原来的样子的?”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
“说了你会不会不要我啊。”
“本大爷既然认定了你,就是一生的事。”
看着迹部认真的样子,你不忍道:“我怕…影响到我们的孩子。”
迹部微微皱眉道:“跟本大爷在一起还用操心这么多?你只需要说出问题,由我来解决就好了。”
你十分感动而潸然泪下:“嗯!是这样的!我秃了!”
迹部笑着松开了手:“行,我考虑一下。”

“……………哈?!”
“没什么,皮这一下很有意思。”迹部调笑着掐了一把你的脸,“秃哪呢,本大爷看看。”
“其实吧……也没那么严重,就是脱发得厉害。诺你看哦…”话音未落,你往发上一捋,指尖瞬时带下一把秀发,“……”
“……”
“你看,光头不就早晚的事吗……早年谢顶差不多就我了。”
“别怕,这种小事难不倒本大爷。”

次日,一顶和你头发相像的假发出现在你的眼前。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问本大爷生发的秘诀吗?”
“…………我好像突然知道了些什么?”

其实是期末考的时候压力太大一时没缓过来而已后来迹部带你出去玩了整整三天调养得容貌焕发。

“既然我家夫人已经想到生孩子的事,本大爷也不能太随便对待嘛。”
迹部如此解释。



没啦。
一时发神经的产物(梗源突然想起我数学考试完头发掉得有点多。
明天起就要被迫断网了quq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出现,所以新年贺文可能没法及时发布(甚至会推后很久?
关于情人节…再看吧……最近才意识到它在除夕前一天(我该不是傻了吧
总之没法及时发布orz十分抱歉
然后就是,溜了溜了
晚安u

[网王][男神x你]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我不知道要取什么名字啦x

已经是摸鱼了……
圣诞节快乐!!(晚了x


Q:今年的越前有很坦率地表白吗?

越前龙马:(脸一黑)
你: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这个问题哈哈哈哈哈哈答案当然是没有啦!
越前龙马:喂!
你:咳!表白——当然有,就是不够坦率。
越前龙马:哈?
你:(抱住越前)乖啦,看到雪人的那一刻我还是很感动的!雪人超级形象的!
越前龙马:(/////)哼,当然,那可是我叠的。
此后你的手机相册里常躺着一张照片,越前抱着形似你的雪人,因为害羞而偏过头没有露出脸。


Q:圣诞节到了,男士有给对方准备礼物吗?

迹部景吾:(响指一打)来人!把本大爷的麋鹿牵上来!
你:???
麋鹿:嗝。
迹部景吾:(得意洋洋)你不是说想要养只可爱的宠物吗?不要太惊喜,我知道你喜欢!
你:问题是,我们养在哪?
迹部景吾:家里啊,本大爷连你都养得起,区区麋鹿……
你:咳!咳咳咳!收回你的话!


Q:今年的佳节带给了对方怎样的惊喜呢?

你:比起惊喜,更像是惊吓吧……
仁王雅治:难道不应该很开心吗?
你:你先能想象一下自己在拆礼物的时候旁边的圣诞树突然讲话并朝你扑过来的画面再判断应该开心还是应该吓出心脏病吗?
仁王雅治:哇,惊喜使你不断句。
你:◡ ヽ(`Д´)ノ ┻━┻ !!!
仁王雅治:(一把抓住你往怀里揉)开心点啦puri——下次一定注意!


Q:听说你们起了争执?

你:(缩着脖子)没有,怎么会。
切原赤也:(裹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女人,太可怕了。
你:哈?是谁先把雪球砸我脑门上的?
切原赤也:那你也不用把雪塞进我衣服里吧!
你:那你把我推进雪人里算怎么回事!
切原赤也:……怕你热。
你:可劲瞎扯吧你。


Q:今年有什么可值得回忆的事吗?

你:啊,大概就是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看着小海带在外面和小女朋友互相伤害吧。
不二周助:难道不该是我做的点心吗?
你:哦是的,一度我还不敢下口。
不二周助:放心,超市的芥末断货了。
不二周助:狗粮却是到处都有。


Q:平安夜是怎样度过的呢?

芥川慈郎:嗯?就像平常一样啊?
你:就是两个人窝在沙发上裹在被子里,我看电视他睡觉。
芥川慈郎:对了!我还唱了歌!
你:唱到一半就睡着了好吧。
芥川慈郎:嘿嘿,不小心的。


Q:来年有什么计划吗?

真田弦一郎:她说想一起去旅游。
你:但是没有具体的目标,所以他就帮我列了一大张单子。
真田弦一郎:(抽出单子,手腕一抖,列出密密麻麻的字)
你:这是目的地,这是时间,这是要吃的东西,还有交通啊景点啊吧啦吧啦的一堆细节。
真田弦一郎:不可松懈。
你:(得意洋洋)羡慕吧。


Q:有什么祝福要送给对方的吗?

你:祝你越来越快!
忍足谦也:哈?某种意义上,这对你对我都不是件好事。
你:???
你:歪?幺幺零吗?这里有人飙车。
忍足谦也:哈哈哈车门焊死!今天谁也别想下车!


Q:来点表示作为圣诞节的彩蛋吧?

手冢国光:…我想想。
你:(眼里闪着期待的光)
手冢国光:…我不太会表达。所以…(拉过你,轻轻地吻在唇上)
手冢国光:Merry Christmas。



我仍然没有赶上!!orz
刚刚在写作业所以这么晚才来写完( ´Д`)y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事要高效
并且不要熬夜…感觉迅速衰老了三十年………是老阿姨了……

总之!给大家拜个晚年(?)
Merry Christmas!!!

[网王][男神x你]沉迷吸猫的你

ooc
摸鱼向
情侣设定


至今后悔让她发现卡鲁宾的存在
她一见到它
就激动得不能自已
比见到我
激动得多
多得多
更重要的是
我也想吸猫
——越前龙马《虽然很气但我要控制住自己》


猫身上在掉毛
但还是阻止不了她吸猫
于是蹭得一脸猫毛
喷嚏一个接一个地不停
真是……
太松懈了!
我不是提醒过你吗
它掉毛的时候,你可以…
可以…
——真田弦一郎《…吸、吸我(蚊子般小声)》


想当年为了满足她吸猫的需求
本大爷可是搜罗了几十只不同品种的猫
但很快就发现
本大爷在她心里的地位一下子就被挤出去了
这家伙满眼都是猫!!
看来本大爷有必要考虑一下
是不是要把它们全送给海堂熏
——迹部景吾《说!你的心里只有本大爷》


一家子都很喜欢猫
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
深深地体会到
什么叫做
被猫淹没,不知所措
——财前光《同时深深地领略到,什么叫做,基因的力量》


明明对猫毛过敏
还不知分寸地乱凑上去
每次都说控制不住自己
太大意了!
有必要采取外力干涉
——手冢国光《带好口罩》


虽说整个立海大网球部都是我撑起的
甚至其他网球部也是我撑起的
但这不代表
我什么都会去扮演
这句是真话
你究竟对我产生了多大的误解
——仁王雅治《听我说,比起我,你更适合这对猫耳》


记得有一次吵架
她扬言要把我喂给她家的主子
哼,愚蠢的人类
猫是吃蘑菇的吗
——日吉若《不对,我不是毒蘑菇》


她曾经说很向往我的速度
然而,当我很得意地想要展示一番的时候
她继续道
“啊……要是我有你这速度,偷猫还是问题吗?”
——忍足谦也《冷静!你要学会冷静!浪速之星的技能不能这样用!》


她愁眉苦脸地问我怎样接近自家主子
我沉思了一会儿
告诉她
要不你试着戴戴猫耳
或许它就把你当作同类然后和你玩了呢
——不二周助《计划通》


家里人不允许她养猫
所以总是去流浪猫收留站帮忙
交往之后,就带着我一起去
因为太多猫,不好认
于是一起取了名字
感觉这些猫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
是个温馨的大家庭呢
——幸村精市《丸井乖,不要和胡狼抢吃的》


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是只猫崽
喂喂,你喜欢猫不代表我也喜欢啊
而且你知道的
我不会养猫
“那我可以天天来帮你照顾它,然后找机会看看你啦!”
——宍户亮《/////太、太逊了吧……!》


有段时间经常问我怎么让一个高冷的人喜欢自己
我想了想和加百列相处的模式
紧接着把毕生的技能倾囊相授
回过神来
嗯?!我觉得脑门有点绿?!
——白石藏之介《早说对象是猫啊,吓死我了》


上次约会,她说要介绍我失散多年的弟弟
哈?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弟弟?
说着她就从包里掏出了一只俄/罗/斯黑猫
呃…那什么,我的眼睛还没瞎
——忍足侑士《别说,还真有点像》


很久之前就在问她
“为什么喜欢我?”
她总是回答很可爱很可爱之类的
喵!你就是在敷衍我!
直到某一天
我看到她
如狼似虎地扑向一只猫
——菊丸英二《不,您的回答非常真诚了》



看了看我的更文效率……
对不起,再也不立flag了quqqqqq
想写海堂的,但写不出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x

梦见龙妈、瑟曦、乔弗里在狭海对岸协商军队的事,结果瑟曦和乔弗里好像因为瑟曦詹姆乱伦等等吧啦吧啦的事吵了起来,龙妈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一边突然意识到对诶把这场景录下来可以作把柄(?)然后叫来乔拉用多什么语跟他讲,乔拉一脸wtf?还还是在龙母迷之坚定的神情下去叫人了。
结果叫来一堆打碟的。
旁边吵架的停了下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龙母一脸震惊,看向乔拉。乔拉一脸“如你所愿”。
龙母:这tm到底是个什么时代?

然后我就醒了……一脸懵逼

手冢国光x你

最近二刷了很多网王的日常,突发奇想
如果用真·网王画风来写男你(并不
ooc!!!
慎入!!!


就在交往后,你发现了些不太正常的事。
比如在人流中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手冢身边。
又比如本来要搬作业去办公室,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手冢的班级,而手冢正低头收拾东西。
再比如要打电话给某某某,按键滴滴答答地响起,拨通的手机屏幕上却老出现手冢的名字。

“难道?!手冢已经把手冢领域运用到恋爱方面来了吗?!!难以估量的实力!!!”
大石如此猜测着。
“麻吉?!!”
你信了。
“………………………嗯。”
手冢的镜片闪着诡异的光。
内心:其实就是你的迷妹属性突破天际罢了,愚蠢的人类。



或许会有个系列出来呢?
(但至少不是现在…(控制我挖坑的手……

好的,晚安!!!

[网王][男神x你]歪?(下)

跟风
ooc!ooc!ooc!慎入!
短小
摸鱼
打电话



你:歪?
仁王雅治:(嗲)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你:???
你:今天的你是谁?
仁王雅治:(嗲)是你哦。
你:不听。


你: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手冢国光:……
手冢国光:不是你拒绝放学和我一起跑圈的吗?
你:……
手冢国光:你在期待什么?
手冢国光:30圈?
你:不敢不敢。


你: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幸村精市:嗯?
你:哦不好意思,打错了。
幸村精市:嗯??
幸村精市:所以你想打给谁?
你:嗯…说了的话…
幸村精市:(笑)只是五感而已。
(其实只是想打给闺蜜的你。


你:歪?你在吗,是我,我有话对你讲,你先别挂电话啦,很短哒。我身上只有一块五啦,全部用来打电话了,电话亭我够不到,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抱起来,不过我会踮脚哦。我今天看见你接别的小朋友回家啦,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回家的,我可厉害啦。可是我要自己回家了,不去你那里了哦。我没有哭啦,只是有点小感冒。那我回家啦,你和那个小朋友玩得开心点,我挂啦,嘟嘟嘟…
你:等你和那个小朋友玩完,还能不能来接我回家啊。
桦地崇弘:…usu。
那日的迹部不知为何桦地一直在用微妙的眼神看着自己。(x


切原赤也: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你:???
你:你坐车又睡过头了?
切原赤也:咳,不要这么明显地说出来嘛!
你:我猜你还不知道你坐到了哪。
切原赤也:emmm…


你: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亚久津仁:啥玩意?
你:…啧,你的栗子蛋糕在我手里。
亚久津仁:你在哪?!等我!!
(咳,这个…我只是想玩梗,就不要当男你看了吧……)

[网王][男神x你]歪?(上)

跟风
ooc!ooc!ooc!慎入!
短小
打电话


你: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观月初:……我看到你了。
观月初:麻利点给我从栏杆上下来,别摔着了。
你:昂,好嘞。您可爱您说话。
观月初:哼,知道就好。


你:歪?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吗?
迹部景吾:???(看了眼来电显示)搞什么?
你:本店服务周到,想必先生有需要呢?
迹部景吾:嗯,这么一想,确实有。
迹部景吾:你们卖xx、xx、和xxx吗?
你:……
迹部景吾:有xx款式的吗?
你: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迹部。
迹部景吾:(笑)啊嗯?我们的小母猫不装了吗?
迹部景吾:本大爷有个大胆的想法。
你:……信不信我会消失好几天。
迹部景吾:哼哼,信不信本大爷一小时就能把你找出来。


你:歪?本店为回馈新老客户,举办赠送手机活动,请问您的住址?我们好邮递送上。
真田弦一郎:…你被抓去当传销了?
你:传销也要有胆才敢和你说话啊。
真田弦一郎:什么?
你:不不不,什么都没发生——吾皇万岁万万岁!


你: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白石藏之介:别慌,阿爸这就叫加百列去接你!
你:???
你:我明天大概会上头条。


你:歪?先生有兴趣买房吗?
幸村精市:有。
幸村精市:你们卖洋楼吗?我太太她喜欢宽阔点的,带阁楼的。
幸村精市:房子是在海边吗?我太太喜欢海景房。如果周围建筑太紧密的就算了,她更喜欢我们两个在(哔——)的时候不受……
你:(/////)…等等等等等等,好了我知道了,下一个。


你:歪?你爱人在我手上。
忍足谦也:嗯?那你打错了。
你:卧槽忍足你???
忍足谦也: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联系美国FBI。
你: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安慰你可爱的宝宝。
忍足谦也:2333…
你:…告诉你,你会失去本宝宝的。
忍足谦也:乖,开个条件吧。你是要亲亲,还是亲亲…还是亲亲呢?


你:歪?新的乾汁都研制出来了,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桃成武:…就是因为新的乾汁研制出来了,我才没法去接你。



b站上终于有网王了(╯°□°)╯︵ ┻━┻!!!普天同庆啊啊啊啊啊!!!
回顾了几集觉得自己写得ooc得没眼看orz
他们都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
来不及更完了,剩下的明天再来quq
大家七夕快乐!!!

[网王][男神x你]你长痘了(?)

ooc
依旧短小
摸鱼向
就当段子看看吧
瞎写的,我是一个这方面没有常识的人,别当真x

越前龙马:(从抽屉里掏出了一管药膏)诺,你用吧。
你:嗯?!你怎么有这种东西?
越前龙马:姐姐给的,但并没有用上。(看了你一眼,笑)还差得远呢。
你:(强忍着竖中指的冲动,并感激地收下了)

在你第无数次将魔爪伸向脸的时候,真田再次阻止了你。
你:(抓狂)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真田弦一郎:不怕留疤?
你:(哭丧脸)怕。
真田弦一郎:(轻叹)
那些天你的手就几乎没被他松开过。

迹部景吾:(惊喜)我们的小猫终于要长大了。
你:(冷漠)那我宁愿永远不长大。
迹部景吾:(啪叽一个响指)来人,去把欧洲最好的药膏买来,明天本大爷就要见到。
你:(夸张地抱住他)哇!不愧是大佬!
迹部景吾:(得意)哼哼哼。
我们的迹部大爷之后一直莫名地很兴奋,大概是因为被夸了吧。
不久后,捂着腰的你感慨,自己真是太天真。

虽然拼命地掩饰,但还是被发现了。
你:是不是很丑?
手冢国光:……是没以前好看了。
你:……你能再耿直一点吗?
手冢国光:(轻叹,拉下你的手,低头亲了亲你)但我依然喜欢你,这是一生的事。
随后他就被你按在墙上吧唧了一口x

你:我和朋友约好了啊……(指着自己的脸)怎么办?
仁王雅治:我替你去吧。
你:拒绝。
仁王雅治:好吧。
随即他翻出了一堆化妆品。
你:?!
仁王雅治:(娴熟地掏出粉底和遮瑕膏)我帮你?

你:啊啊啊怎么办啊!它能消吗?
切原赤也:(愣)我不知道,没长过。
你:(捂脸)我为什么要问你来伤害自己……
切原赤也:哦!我知道了,等我一下!(起身离开)
你:(感动)崽终于长大了。
当他拿着游戏机回来的时候,你把“感动”两个字吞了回去。
切原赤也:不客气。
你:…虽然你是傻的,但阿爸爱你。
然后你们打起了游戏。
于是你成功地忘掉了脸上的痘x

你:别过来。
乾贞治:(拿着不明液体)嗯?乾汁的疗效很广哦。



ヽ(´∀`=)ノ=3=3=3突然开溜

[占tag抱歉]点文

两百fo感谢!

一百fo贺文很遗憾地难产了orz…我尽量在这个八月产出!

两百fo贺文未定,最近脑洞都死了…所以决定来点文……

  • 目前仅接受aph与网王的,如果是腐向的要考虑(因为不写我雷的…

  • 嗯,这个大概就截止到明天晚上十二点吧。

最后再次感谢你们接受我这条咸鱼!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