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伴侣的突然撒娇(大概有毒)

#跟风 
聊天体 
慎入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越前龙马:…今天吃药了吗? 
你:龙马你都不哄哄人家的吗? 
越前龙马:虽然不太对,但总觉得你说的“狗头”是我。/再见 
你:等等等等!!龙马我错了!!!我怎么舍得打你呢你先别走啊!!! 
越前龙马:十分钟后,开门做好觉♂悟吧,笨蛋。/微笑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迹部景吾:你这只不华丽的母猫,说要打死谁呢,啊嗯? 
你:这个就是个那啥啦… 
迹部景吾:是因为太久没有疼爱你了吗? 
迹部景吾:也不怪你,毕竟本大爷是这么有魅力的一个人,从任何方面来说。 
你:什么鬼,你等我打一下字… 
迹部景吾:没关系,接下来本大爷会连同这几天欠下的份加倍偿♂还给你,好好期待着吧,女人。 
你:…所以说这几天你到底看了几篇总裁文? 
 


你:(。•‸•。)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 ︿•̀。)大坏蛋(。•‸•。)哼!(つд⊂) 
真田弦一郎:太松懈了! 
你:弦一郎……你…生气啦? 
真田弦一郎:(。•ˇ‸ˇ•。)这才是原来的表情! 
你:??? 
真田弦一郎:还漏了“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和“打死你”。 
你:我、我这不是怂吗… 
真田弦一郎:感叹号和问号在作文里也不能连续重复使用。 
你:等等…为什么你对这段话这么有研究? 
真田弦一郎:…… 
真田弦一郎:本来我以为你会把里面的“大坏蛋”全部改成“老公”的。 
你:…臣妾该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 
真田弦一郎:嗯,晚上来侍寝。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不二周助:啊我也要亲亲抱抱(T_T)老婆老婆老婆求安慰( ˘ ³˘)♡ 
你:来来来说亲就亲( ˘ ³˘)♡ 
不二周助:还有抱抱/(ㄒoㄒ)/~ 
你:来来来说抱就抱(つ``ˉ³ˉ)つ`` 
不二周助:想见见你╰(*´︶`*)╯然后把你扑倒,狠狠地插入○○○看你哭着喊○○○也不停手(*^.^*) 
你:??? 

你:等等?不二??

不二周助:说做就做(。・ω・。)在家里洗干净等我来哦。 
你:不二!!!!!你等等!!!先别下线啊!!!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日吉若:[鸡]我在这里给你拜年了![抱拳][抱拳][抱拳]过年好🎈🎈🎈鸡年大吉🎁🎁🎁恭喜发财💰💰💰,大发特发、钱多多、财多多、健康多多、福报多多[拥抱][拥抱][拥抱],🐔会多多,一切顺利,好事多多![福][福][福] 
你:仿佛看到了我们俩之间无法逾越的代沟。[目瞪口呆.jpg] 
日吉若:这是我们部长过节时候给的祝福。 
日吉若:给你一个下克上的机会。 
你:…红包呢? 
日吉若:(指着自己)这。 
 


你:(〃′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 ︿•̀。) 
幸村精市:怎么这么短? 
你:毕竟…我还是一个想要好好拥有五感的少年。/微笑 
幸村精市:我是你男友,不会对你怎样的。 
你:Really? 
幸村精市:Really。 
你: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幸村精市:…… 
你:…… 
你:精市? 
这时,你家的门铃被按响了。你打开门,抬头对上幸村依旧挂着微笑的那张脸。 
幸村:“放心,我会很♂轻的。” 
(我们至今仍未知道那天的两人发生了什么(x)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忍足侑士:(捂心口)原来你这么讨厌我啊…… 
你:不不不忍足你别当真,站起来撸啊! 
忍足侑士:需要我做些什么来挽回你男友的形象吗? 
你:呃…… 
你:我最近买了一些纳豆,不如…? 
忍足侑士:不听不听不听。 
忍足侑士:现在看来,很有必要去你家一趟,清♂理你危险的思想。/微笑 
你:…你的思想好像更危险。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仁王雅治: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袄ψ(`∇´)ψ 
你:虽然感觉你的回复在预料之内…但这画风还是有点清奇啊,该说不愧是杀网的人吗。 
仁王雅治:那是因为你没有深入立海大了解,才觉得我清奇哦。 
仁王雅治:Puri——捶胸口什么的,是不是要见了面才能做呢? 
你:好啊见面见面!很久没看见你了呢!想你mua

仁王雅治:真是欣慰啊,作为奖励——
仁王雅治:这次我会带上我的大♂宝♂贝的哦。 
你:…蛤?这句听起来不太对? 
仁王雅治:(wink)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烂你狗头!!!(。• ︿•̀。)大坏蛋(。•ˇ‸ˇ•。)哼!打死你(つд⊂) 
忍足谦也:蛤?这是什么新的笑话吗? 
你:嘛…某种程度来说也算吧… 
忍足谦也:哈哈哈刚才脑补了一下你说这段话,好害怕哦。 
你:???在你心里我变成了啥样??? 
忍足谦也:变成一个眼角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嘴上一边口申口今一边念着这段话,手还无力地捶着我的胸口。嗯…这种情况下,“捶打”也会变成“抚摸”吧? 
你:…… 
你:我曾天真地以为你是一个优秀的段子手,没想到你的脑内比费○清还可怕。 
忍足谦也:/比心。 
 


你:(。•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 
你:(〃′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 
你: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 
你:(。• ︿•̀。)大坏蛋(。•ˇ‸ˇ•。)哼!(つд⊂) 
手冢国光:…… 
你:国光,就问你慌不慌? 
手冢国光: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手冢国光:慌不慌? 
 
 


笑着活下去。

评论(8)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