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当女友被别人壁咚时

摸鱼产物
是的,又不带四天宝寺(憋打我

越前龙马
就在你挣扎着逃开无用时,眼前的人突然被袭来的白色不明物砸中侧脸,惨叫着飞了出去。“飞”并不是夸张,那人真真切切地被砸出了一米开外,爬起来时,脸部狰狞得可怕,气愤地叫嚣:“谁?!是哪个混……”
“啊呀,不好意思,打歪了。”闻声望去,越前走来挡在你身前,球拍“刷——”地指向地上那人,“本来瞄准的是下面,要不再来一次?”

迹部景吾
那人被桦地扛走了,你低头理了理刚才因为挣扎而有些凌乱的衣服,和迹部在原地默然无语。“那个……桦地会对他干什么?”你的脑海里浮现出不好的剧情,几乎没经二次思考便问道。
“啊嗯?”迹部一把抓住你,脸上尽是不悦的神情,“重点是这吗?不知道你刚才差点被非礼了吗?”
你一时无话,默默低头任由迹部牵着你的手,擦拭你的手腕,哪想眼前人的力道越来越不受控制,手上被揉得生疼甚至发红。你条件反射地往回收了一下手,但依然没有挣脱迹部,只是这一下让迹部如梦初醒般地止住动作,愣愣地看着你手上的红印,眼底流转着不忍的情愫。
似是安抚般轻柔地摩挲着你发红的肌肤,迹部伸将你牢牢地圈入怀内:“我没有注意,对不起…但是一想到别人碰过你,我就……”
在这种情况下,迹部总是像小孩一样,不顾一切地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幸村精市
突然一只白净的手横在了你们之间,挡住那人越靠越近的脸。幸村微笑着钳住那人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即使抗议,也不过是意义不明的声音。那一瞬你仿佛找到救命稻草般地往幸村身后躲,同时在心里默默为那人点根蜡。
“同学 ,你的五感退化了。”幸村依然微笑着打量对方,“不如,废了吧?”

手冢国光
他意外地穿着白衬衫,不得不说这样的手冢也不失为一种视觉盛宴,只不过盛宴应该是在其他情况下享受的。
什么其他情况?总之不应该是现在就对了!你被迫贴在墙体上,心中无奈地喊道。你们之间的距离也不过几厘米,你撇过头为了不与手冢的目光对上而出现可疑的红晕,手抵着他的胸膛:“那个……我们还要保持这种姿势多久啊?”
“你们刚才也这样。”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震得你全身酥麻。
“我保证刚才绝对没有这么近啊!而且我还抬脚怼他了你知道吗?”你无奈地任手冢更靠近一分,“等一下,国光。听我……唔!”
手冢扳过你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霸道的攻势让你几近换不过气,银丝自嘴角淌下,发出响亮的水声。许久手冢才勉强放过你,任你抵在他的肩上努力平复气息。
他拍着你的肩,语气不容置疑:“以后再有人欺负你,告诉我。”

忍足侑士
“我认真的,我有男朋友了。”
“Excuse me?什么叫欲拒还迎?我去你大爷——”
面对眼前这个三流言情看多了的家伙,你忍不住骂出声。不断挣扎着想要脱开那人的束缚,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正要龇牙咧嘴去咬他的当口,那人突然吃痛松开手,随即你被紧紧按入另一个人的怀中。
忍足手上的架势还未收起,冷冷地看向那人:“不好意思,没看到她不愿意吗?”
忍足原本就黑的脸,又黑了三度。
(忍足:喵喵喵??)

真田弦一郎
“刷——”一把木制太刀呼啸着风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霸道地横在那人眼前,霎时惊得那人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就落荒而逃。
独留你和真田在那面面相觑,很显然,真田的脸有些阴沉:“太松懈了,要是我不在怎么办。”
你低着头不敢看他,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心中很委屈的是,刚才发生的事是自己所没想到,也极不喜欢的。隐约间,听见一声微叹。随后木剑“哐当”应声落地,你惊奇地抬头,正巧被真田拥住。
“你是我的。”
不知怎么,在很远很远的未来,心中依然被这句话以及那时的少年所填满。

不二周助
你迫于眼前人的压力双手不得不直挺挺地挡在两人之间,绞尽脑汁地思考该怎么脱身。
“我是认真的!请和我交……唔唔唔!”
突然一杯不可名状的饮料堵住了那人的嘴,恰好在他嘴巴大张之余尽数灌入,清晰可见的是那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妙,由原本健康的小麦肤色渐渐过渡成铁灰色,不明液体横流,脸部器官也拧在了一起。
那人松开了手,跌跌撞撞地朝后退去倒下。不二顺势揽过你,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的笑容,手上力度确不小。
“不好意思呐,因为看到这瓶乾汁跟你莫名地搭,想看看你喝下去会是怎样的光景,无论如何都想试试看呢。”

凤长太郎
即使那人讪讪离开,凤也依然将你搂得紧紧的,许久无言。
“长太郎……?”你先开口,微微拍了拍他的背,“今天是意外啊,我没…对不起……”
凤的身体顿时僵住,随即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你,温热的气息在颈窝晕开:“不是,你不该说对不起……是我太弱了,我应该保护好你的……”
“对不起……”

仁王雅治
“Puri——”
原本怒目的真田瞬间变回仁王的样子,惊魂未定的你坐在地上看着仁王。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刚才混乱的局面,总之很感谢真田,但同时感觉也很对不起他……自己和那人居然一个被吓得坐到地上,一个被吓得落荒而逃。就在你打算站起来的时候,仁王猛地靠近——
“咚!”对方一喝,你又吓了一跳坐回地上,仁王正撑着墙壁,蹲下来看着你,露出狡黠的笑容,“我要咚得比那个人多哦。”
“咚咚咚咚咚!”
你就这样看着仁王嘴上不停喊着,同时大飙手速击打墙体。
“好了啊…这么下去再坚固的墙都要被你打烂了……”你无奈地拉住他的手,掌心已然是通红一片。你有些心疼地揉着,仁王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缓慢而坚定地将你揽入怀中。

怎么写个壁咚都像被弓虽上的??????

评论(6)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