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科目男友

[男神x你][网王]科目男友

高一水平
来自一条期末考考到一半下周还要继续考试然后上课的高一狗的残念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还需努力(´இ皿இ`)

不二周助
“啊啦,已经累了吗?”不二轻轻地阖上书,将你的发丝轻轻揽到耳后。你握住他的手,轻轻点了点头。
“我确实是挺没有用的。”不二突然说道,“现在读理科才比较有出路,如果想要离开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的。”
“什么话?!”你惊得一下从座位上弹起,一把抱住不二,“读语文是我的选择!想离开之类的想法从来就没有过!”
“噗。”被你揽住的不二突然笑了起来,手抚上你的背,“开玩笑的,现在,我不会放你走了。”

越前龙马
“这句就是最典型的定从,看不出来吗?”越前一脸关爱智障,“那你以后学宾从主从表从等等等等,是不是改准备个骰子,上面写着各种从句,骰到哪个算哪个?”
你成功顿悟:“是哦好办法诶龙…”
越前:“你是笨蛋吗。”
你:“quq”
他撇过头,把桌上的各种关于从句的提纲理了一边,空出一只手来捏你的脸:“还差得远呢,过来把这些知识点重新整理一遍。”
你感动地往越前的身边凑了凑:“果然龙马不舍得抛弃我。”
越前有些红了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干脆低头吻住你:“我可不希望别人说越前龙马的女朋友是个英语废。”

仁王雅治
“Puri——”
紫色的烟缭绕在透明的玻璃仪器内,渐渐弥漫直至充满整个装置。你惊讶地看向仁王,那个少年正笑眯眯地看着你:“好了哟,问题来了!”
仁王指了指仪器中装盛的紫黑色固体:“请问!这个物质的四氯化碳溶液呈什么颜色?”
“神他喵的四氯化碳,那什么鬼……”你嘟囔道,伸出手拿开酒精灯,准备把容器打开。突然一只手拉住了你,仁王挽过你的手,低头轻轻吻住:“碘可是有毒的,基础知识这么薄弱,是不是要给些惩罚才好呢?”

迹部景吾
“喂,醒醒了!”迹部捏住你的下巴,把你从睡梦中叫醒,“好好听本大爷说话啊!”
“啊?我又…睡着了?”你揉了揉眼,迷糊地打着瞌睡。
“…你……本大爷就那么让你提不起兴趣吗?”迹部皱着眉,有些沮丧地松开手。你听到这突然惊醒,一把抓住他:“等…等一下啊!不是这样的!”
“啊嗯?”
你讪讪地松开手,转移目光:“我不是很懂你啊…什么自由落体…什么牛一牛二牛三定律的…但是……我还是想努力弄懂你的啊。”
迹部愣愣地看着你,忽而笑着吻上你:“看来是本大爷的问题啊,真是不华丽…以后我会注意的。”

忍足侑士
你已经很久没有和忍足心与心地交谈了。
“我要复习化学,不然会挂科。”
忍足见你转过身想要离开,一把从身后抱住你,两人就这样跌进沙发里。
“喂等等啊侑士!”你挣扎着要爬起来来,却被忍足扣住动弹不得。
“你明天也要考生物。”
“可是我不挂科。”
忍足从旁边掏出一本厚厚的书,随便翻开一面,按在你的腿上:“如果这是考卷,你不挂科?”
你看一眼,道:“这是生物竞赛用的。”
“所以人家可以考九十多,而你只在八十分段徘徊。”忍足微笑道,“给你半小时,写完这一面。”
“你…”
忍足低头附上你的颈,呵道:“不然就○○○直到你站不起来,明天两科同归于尽。”

手冢国光
“国光…我想休息一下……”你疲惫地放下手中的提纲,“我背不下去啊啊啊啊啊感觉身体被掏空……”
“好。”手冢看着趴在桌上的你似是快要合上双眼,“如果累的话,那就去床上稍微睡一会。”
“不…我……不……困……Zzz……”
朦胧中有人轻手轻脚地将你揽起,放在柔软的床上,还铺上了一层被子。手冢在床边盯了你许久,最后还是决定俯身。
随后吻轻轻地落在你的额头上。

真田弦一郎
“梁启超说得好——‘少年强,则国强’,只有我们变强大了,历史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真田敲课本。
“那个…真田啊……”你无奈地看向他,“鸡汤虽然很好喝,但多了也…不太好你说是吧?”
真田看着你。
“嘛!总之少年强之类的言论我已经知道得够多了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所以…你不用再三强调……”
真田皱眉。
你立马怂了:“行!行!你说吧!你开心就好!鸡汤怎么灌照样灌!”
真田开口。
“学历史,是为了不重蹈覆辙。”
真田摸头杀。
“虽然你不喜欢这些大道理,但我希望你能懂,我。”
今天的真田有点表情包。

白石藏之介
“知道海啸的时候,为什么海水会倒退吗?”
你摇摇头。
“呐,就像我看到有男生要非礼你的话。”白石突然站起来,扬起拳头往后一退,忽地从座位上跑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绕着房间转了一圈,又跑回你的面前,“啪叽。”拳头轻轻落在你的脸上,笑道:“就是这个道理啊,不过如果是真的,那估计他的脸会歪哦。”
“噗,什么鬼比喻啊哈哈哈。”你拍了他一下,“那我怎么办,不就被卷走了吗。”
“是啊,被我拐走。”

※下面有点污,慎入

幸村精市
幸村在你身上缓缓起伏着,低头附在你耳边,轻呵:“有周期的函数只要找到规律就能画出图像,懂?”
你咬着唇拼命点头。
“啊,还有…”幸村突然用力一顶。
“唔啊!”身体深处的那一点被狠狠撞击,快感似电流般蔓延全身。
“顶点。考虑最值问题一定要,”幸村对着那一处又是狠狠一撞,“想到顶点。”
“哈啊…精市……已经…不行……啊!”
幸村缓缓抹去你眼角悬挂的泪珠,笑道:“这就不行了吗?我们可是还有很多、很多的函数,没有讨论呢。”

垂死病中惊坐起,扶朕起来做数理。
From. 一个想读理科然而排名全靠文科拉的人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