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新年大礼包(下)

接上


[仁王雅治]

“您的快递,请签收。”

门口的小哥递进来一个盒子,你满心疑惑地接过,签过快递单递回去。小哥却没有离开,反而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看着你:“小姐,你的快递没有封胶带诶。”

“啥?”你低头一看,确实是这样的,但这不是快递公司的失误吗?

你下意识地打开盒子——“当!”

“卧槽!!”

晃着小丑脑袋的弹簧不断伸缩着,被你连着盒子一下丢进了小哥的怀里。

你大喘气地扶在墙上,惊恐地看向小哥摘下假发,露出一向狡黠的笑容。

“仁王!我跟你交往是会得心脏病的啊!”你愤愤道。

“Puri——”仁王晃着那个小丑盒子,慢慢走近将你拉入怀里,“对不起啦…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还是这么不经吓呐。”

你靠在他的肩上,不满地捶着他的背。

“消消气消消气。”仁王揉揉你的脑袋,轻轻地吻着你的额头,“新的一年可要长进点呐~”

 

 

[手冢国光]

“这大概是今年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

深夜,手冢在你家门口轻轻地吻住你的额头:“要好好照顾自己。”

“不!哥!我不要这样!”你猛地抱住手冢的腰,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手冢的面瘫脸出现了点变化,一手也揽着你,一手按住了你的嘴巴:“很晚了,小点声。”

“嘿嘿,我知道啦。”你笑着拿开手冢的手,道,“这套路谁教你哒,又是不二学长吗。”

“嗯。”手冢拢了拢你的衣领,“以后出来要记得披外套。”

“还说我呢,你自己也穿得很单薄啊。”你拉着他转身就要进屋,“走走走,跟姐进——”

话音未落,你便被手冢拉入怀里。

“……这样抱一会就不冷了。”

你微微抬头看着手冢,依然是那张面瘫脸,艰难地抽出手摩挲着他的脸庞,有些凉。他意外温顺地阖上眼,以额头轻轻地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作息一向规则的他竟然在大半夜跑来陪自己跨年,就只因为自己发的一句牢骚。

两人站在门口不知抱了多久,直到烟花亮起,你闻声仰头看向夜空。

“诶——很漂亮啊。”

“嗯。”手冢看着你,轻声道,“新的一年里,请多指教。”

 

“等等…国光国光国光,看烟花!那个不是迹部那谁的名字吗?”

“……你现在应该看着我。”

 

 

[忍足侑士]

手机打不通,忍足那家伙就是一条咸鱼。

明明时间地点都约得好好的,关键时刻人物没到齐。繁华的街道上,情侣结伴成行,这是你脱单后第一次想高举fff团大旗。“算了,我自己玩去。”你气鼓鼓地转身,直接迎面撞上人。

“对不起对不起……”你捂着脑袋连声道歉,一抬头——

艾玛,撞上的是只熊啊。

厉害了我的熊,自己都忍不住要那啥式地鼓掌了。高一个头的玩具熊呆呆地歪着脑袋看你,从身后递出一个氦气球,气球上画着“Happy New Year”的图案。

你看了看球,又看了看玩具熊,指着自己:“这是……要送给我吗?”

玩具熊笨拙地点头,你一下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接过玩具熊递来的气球,心中也很是酸楚地念道,和忍足交往还不如和一只熊玩呢。思及此,眼角竟忽然溢出泪水。

慌乱中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此时玩具熊突然握住了你的手,笨手笨脚地将你圈入怀里。从那具玩具套装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别哭,我在。”

“忍、忍足……?”

 

fff团团员A:看,那边又有一对情侣在秀恩爱!

fff团团员B:走!搞事情!

 

 

[幸村精市]

“我真的没事,只是感冒而已。”幸村接过你泡的西药。

“感冒就不是病了吗?”你坐在幸村的身旁,瞪着他,“喝掉。”

“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来照顾我,今天是正日,应该好好出去玩,而不是待在家里。”幸村摸了摸你的脑袋,随后将药汤一口喝尽。

你顺手将温水塞到幸村的手里,道:“你还是先养好病再讲,我自己一个人没意思。”

窗外阳光正好,光线划过窗棂,映在幸村的苍白的衬衫上,渲染出温暖的光晕。幸村看着你,眉眼中竟有一丝不忍:“每次我生病你都是这样,真的,我真的没事。”说着,将你往怀里揽了揽,轻柔地拨撩着你的发梢。

“是谁每次都照顾不好自己。”你微微嘟囔道。

“呵呵。”幸村温和地笑道,“我确实很不会照顾自己,这么说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所以啊,以后还要让你多多包容呢。”

幸村突然像摸狗一样开始揉你的脑袋:“要不是感冒了,真想亲亲你呐。”

 

 

[白石藏之介]

白石面对自己的女友很不解。

一天下来,他带你逛遍了植物园的每一个角落,认认真真地给你介绍各种花草树木。白石说得不亦乐乎,自己听着也很尽兴,但当白石将装着独角仙的透明盒子郑重地送给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一不小心地笑出了声。

“为什么要笑呢?”白石很不解,非常不解,“我是认真的啊,而且它的名字还留着让你取。”

“哈哈哈,不、不是……我笑点比较低。”你伸手掐了掐白石的脸,道,“是太可爱了。”

“这可不见得是一种夸人的说法哦,尤其是对男孩子。”白石搭住你的手,“怎么样?打算叫它什么?”

“嗯……取名字这种我不行诶……要不叫儿子?然后它还可以和加百列交往,亲上加亲你说对不对?”你嘿嘿一笑,“这个想法太毒了。”

没想到白石故作沉吟状,突然笑道:“嗯—— Ecstasy!”

“…哈?”确实是在意料之外的反应。

“叫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是你取的,这就够了。”

“真的吗?”你双眼放光地凑近他道,“那叫藏之介怎么样?我的儿子藏之介!”

“那我会解开绷带哦。”

 

 

 

忍足的那个我可能会扩成一篇忍迹文出来……

(只是可能要寒假才能写

终于有那么点勇气带四天宝寺了…窒息……

或许这个系列会有个小剧场?明天?

你们知道我想码出“网王”却直接出现“旺旺”两字的时候有多惊恐吗

发文的过程真的……很波折……

在这给大家拜个晚年~

 

新年快乐~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