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新年大礼包(上)

画风迷人

男神x你

网王伪众人

ooc

不喜慎入

*我真的没病

 

[越前龙马]

“呐,这个送给你了。”

龙马忽然抛来一个东西,正巧落入你的怀里。不明所以的你下意识地调笑道:“呀,小傲娇竟然主动送东西给我啦?”

“呃?!”眼前人摆好的不屑脸瞬间破功,狠狠地瞪向你。

你笑嘻嘻地端详起手中的帽子:“嗯,不错,很好看……诶?”

白色的鸭舌帽,竟然有那么几分眼熟。

打网球时的他,喝着饮料的他,被逗笑时的他。风从远方而来,轻轻撩起龙马的发梢,拂过他白皙的脸庞,虽然总是一副傲娇的样子,却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你一脸惊喜的看向龙马,他却忽而撇过脸,道:“你之前那个帽子太没有品味了。”眼前人将自己的帽檐压低,白色的鸭舌帽下有淡淡的些许红晕,“这个,新年快乐啊你。”

 

 

[日吉若]

游乐园里有一对情侣正在一家拍大头照的店面前僵持不下。

你低头看着刚洗出来的大头照:“所以你可以解释一下吗。”你将那几张大头照贴在日吉若眼前。照片中的自己笑得花枝乱颤,结果自家男友在旁边,笑得跟鬼似的。

“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日吉若扯了扯嘴角。

“嗯…”你努了努嘴,不甘地放下手中的照片,叹道,“算了,我们去其他地方玩吧。”

本来就是不能强求的,自己也有些无理取闹了。你转身拉起日吉若的手准备离开,突然一股力量从手上传来,忽而自己就被拥入怀里。

日吉若努力轻柔地摸着你的脑袋:“他们说要新年了,应该和喜欢的人表示一下心意,所以我才约你出来……总之,谈恋爱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什么都不懂……所以,我们可以一起,经历那些情侣会做的事,应该做的事,我可能会比较笨拙,但是你愿意陪我吗?”

 

 

[真田弦一郎]

收到真田的邀请的你是害怕的。

“明天早上来我家吃饭吧。”

但是当穿着和服端坐在桌子前,听真田在厨房里忙活的声音时,心中还是有一种安心感。真田就是这样一个人,言行举止看起来都很凶,却莫名地能给人一种安全感。(难道就是因为长得凶吗)

“久等了,怕凉掉,所以现在才煮。”真田将荞麦面端上桌,“吃吧。”

“谢谢。”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目光却始终粘在真田的围裙上,心里也忍不住嘚瑟自家男友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得了网球,赶得了流氓。

真田注意到了你的目光,顿时慌乱地解开围裙道:“这个……还是不得已要用到的。”

“哈哈。”你忍不住笑道,“你也坐下来吃嘛。”

“…嗯。”

因为真田没有吃饭讲话的习惯,你也不开口,就这样吃完了早餐。就当真田要起身收拾餐具时,你问道:“真田…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

“呃……”真田很明显地顿住了,缓缓道,“正日的早餐要吃荞麦面,你果然没有记住……”是的,自己从来没有记住过习俗。真田很清楚这点。

“哈……是这样啊……”你不好意思地笑道,“这方面总是神经大条呐……”

“没事,这种事我来就好。”真田弯腰轻轻吻住你的嘴唇,“从现在,到以后,我来陪你度过所有节日,记住所有习俗。”

自家男友就是这样一个人,是很贴心,也有些笨拙的人。

 

 

[不二周助]

樱花烂漫下的他很好看。

“好看”这个词用来形容男生或许不太合适,但视觉给的第一感受就是如此。

“怎么?不继续走了吗?”身着浅蓝色和服的他,斜戴着狐狸面具的他,微笑着向你伸出手,像是从森林深处走出来的妖精。

“不二!我们来合影吧!”你上前拉住他的和服袖口,掏出手机在他面前晃呀晃。

“怎么突然要拍照呢?”不二捋了捋你的发梢。

“毕竟出来玩嘛,想留个纪念。”

不二依然是那副笑盈盈的样子:“好啊,纪念对吗?”

你拖着他找到合适的背景后,不二便伸手揽住你的腰,两人的距离就此拉近。你也不介意,调整着手机的角度。

“好啦,3—2—1——”

“咔嚓”,画面被瞬间定格。

樱花在风的吹拂下纷纷扬扬,照片中的不二转头吻住了你的额头,嘴角是忍不住上扬的弧度。

 

 

[迹部景吾]

零点。黑夜霎时被点亮,窗映出了烟火的轮廓。

你百般无聊地倒在床上把玩着手机,交际网络上各种消息四处轰炸,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庆祝跨年,你却因为迹部去美国的事对跨年失去兴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忽然,屏幕上显示出迹部的来电。

卧槽?越洋热线?你一下从床上蹿了起来,接通电话:“喂?”

“怎么样,是不是被本大爷给感动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可以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嘚瑟的神情,“你在家里吧?打开窗看看。”

“你不在日本也就算了,居然在这么冷的天叫我开窗?”虽然你嘴上不满地抱怨道,但还是走向了窗户,打开窗阀,“话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很快。”

随着窗户被推开,那一刹的烟火晃花了眼,你眨眨眼,再仔细一看——烟花的身影勾勒出自己的名字,紧随着是“恭贺新年”的字样,如此往复。

双眼顿时模糊,不知是被冷风刺的,亦或是被烟火亮的,泪在眼眶里徘徊,嘴上依然笑着抱怨道:“喂喂,你这惊喜很俗套诶,就不能有点让人意想不到的套路吗?”

“嗯哼?那你低头看看?”

哈?你低头看向楼下,迹部正仰头看着自己,即使是在略微昏黄的灯光下,那自信的笑容也依然清晰可见。

“本大爷就是最好的惊喜。”

评论(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