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与子偕老

给大家拜个…………………晚年!!

婚后日常

当元旦看吧,日/本好像不过我们的春节?

(然而清明已经过了……orz

ooc预警!!

 

 

[越前龙马]

窗外暴雪肆虐,美/国的雪总是令人惊叹,即便你已和越前在一起多年。

然而今年没能在暴风雪来临前赶回日/本,平时新年都会回去过的,现在只得看看这场雪什么时候停了。

壁炉里的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你和越前凑在一起,两人脖子上绕着一条无比长的围巾,出自你的想法。想着这样的冬夜,能够围着同一条围巾。于是无聊的时候就开始织,断断续续地,两个月就大功告成了。

越前表示很无奈,一副绝对不会使用它的样子。就在刚才,他把你捞到沙发上,掏出围巾的时候,义正言辞道:“我只是觉得这条围巾比较暖和。”

好的,您可爱,您说的都对。

你美滋滋地和他一起围上这条比较暖和的围巾。

看着越前认真的侧颜,脸上是因为暖气而泛起的红晕。你鬼使神差地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对方蓦地转头,两颊的红晕更甚,你笑道:“我喜欢你呀。”

越前愣了半天,支支吾吾:“你…我……”

“哈哈哈害羞了吧!嗷!”

对方狠狠地吻上你的唇,于是再也不能发出其他音节。

 

 

[迹部景吾]

在漫长的年岁中,迹部偶尔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你轻轻把外套披在迹部肩上,他正伏在桌上,呼吸平稳。

真是个傻子,把谁都照顾得无微不至,对自己就这么不上心。

最近迹部在做公司的新年企划,并打算把曾经的同伴都召回来,再加上年末公司的业务本就不少,下面的文件一叠叠地传上来,这家伙也一夜夜没完没了地熬,为这些事操碎了心。

你打量着迹部略显消瘦的脸颊,叹了口气,正准备倒掉桌上那杯冰冷的咖啡,伸出一半的手却突然被握住。

“怎么还不睡?”

嗓音沙哑,迹部拖着的脑袋,勉强倚在你身上,手也环上你的腰身。

“你已经熬了好几夜了。”你抽出手来摸摸迹部的后脑勺,微微有点扎手,“睡吧。”

“嗯……”迹部把脸埋在你的身上,蹭了蹭,闷声道,“你也是。”

“好。”

 

半晌,迹部还是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你弯腰凑近一看,原来是睡着了。你无奈地拍拍他的后背:“起来了,到床上睡。”

“……能遇到你真好。”

突如其来的直球打得你措手不及:……怎么了?”

“……嗯?啊,大概是睡迷糊了吧。”

你拍拍他的脑袋:“梦到什么?”

“……梦到很多,都是以前的事。”迹部抬起头看向你,眸子亮晶晶地,“奇怪,醒来后就只记得你的脸庞了。”

 

 

[真田弦一郎]

今年的你们依然穿着和服,到神社来祈福。

你双手合十,阖上双眼——

想和他在一起,想他岁月无忧。

这样向神明祷告完,竟然就鬼使神差地睁开了眼,悄悄往身旁看去。

真田微微低头,面色认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他的轮廓有些模糊,似是打上了一层柔光。那年,你曾经嘟囔过真田长得根本不像个少年,可是年岁轮了几回,不曾在他的脸上刻上任何沧桑的笔画,脸庞坚毅的弧线不为岁月所折,他的样貌越看越喜欢。

“我脸上有字吗?”

真田放下手,无奈地看向你:“许完愿了?”

“嗯嗯。”你忙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又补上一句,“你脸上有两个大字!”

“什么字?”真田拉上你的手,将你带离这里,给其他来祈福的人让出了空间。

“好看!”

真田突然顿了一下,缓缓道:“你这家伙……”

手上的力道明显大了不少,日常调戏到真田的你幸灾乐祸。

“…第一年,帅气,第二年,英俊,第三年,俊朗……”

他缓缓把这几年你吹他的词汇一一捧读了出来。

“嗯?!你全记下来了?”你难以置信地看向对方,对方也略微有些得意地看向你。

“优秀!”你对着他眨巴眨巴眼,“你看我都快把你吹爆了,您是不是也考虑礼尚往来互吹一下呀?”

真田明显晃了一下,脸瞬时沉了下来,不再出声。

周边的气场随之沉下,不知情的人以为这是一对小情侣在吵架,然而事实上你也不明白为什么真田会突然不高兴。

难道夸我一句很令人生气吗?

蓦然,真田停了下来,缓缓道:“如果有上辈子,那我一定做过不少好事。”

“哈?”

真田不自觉地看向另一边,吞吞吐吐:“……才能遇上你。”

“哈?”

“……我说得还不够明显吗?”

“哈?原来你在夸我吗?”

“……”真田眉头微皱,随即揽过你的腰,往额上落下一吻。

“果然,还是直接行动更适合我。”

 

 

[不二周助]

“新年好!新年好!”

家里新养的八哥不停叫唤,乐得你也围着它转。

“好耶!新年好!”你拉着不二炫耀道,“看!我教的!我教了三天呢!”

不二温柔地摸摸你的脑袋:“哇,真厉害呢。你是怎么教的?”

“就对着它一直说‘新年好’呀。”

“哦~”不二颇感兴趣地看向笼子里蹦跶的八哥,缓缓道,“生宝宝。”

八哥转了一下脑袋,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你们,突然兴奋道:“生宝宝!生宝宝!”

“???”

“哇,它在疯狂暗示些什么呢?”不二一把扣上你的腰身,笑眯眯地看向你。

“不不不你听错了!它是说……说……”

“生宝宝!”八哥意犹未尽地补上一刀。

“???”

“你要拒绝吗?可是……不如它所愿的话,会不会再也不说话了呢?”不二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

“我知道,你也不忍心的,对吗?”

 

 

[幸村精市]

今年不小心摔了一下,吓得幸村架着你就往医院跑,一系列检查过后,你收下了打着石膏的一条腿和一张骨折的医疗单。

事发突然,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了,不由得感慨幸村惊为天人的行动力。

他正在一旁削苹果,你默默盯了他许久,说到:“要不,新年那天你出去玩吧。”

“嗯?怎么说?”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你。

“总不能老待在这儿吧,看你在医院里心慌慌的。”

他笑:“新年就是要和家人待在一起,你让我上哪去?就这么巴不得我走?”

“没有!我……唔!”

一块苹果堵住了嘴,甜甜的味道一下化在舌尖。

“开玩笑的,我带你出去吧。”

 

晨曦微露,洒在身上暖暖的。海风有点黏腻,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任幸村推着轮椅,两人循循走过沙滩旁的人行道,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当年你出事的时候整个网球部乱成一团,我也跟着吓个半死,结果跑去医院后,就看见你风轻云淡地在那边吃苹果。”

身后人脸上漾着温柔的笑意,道:“我是部长,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稳定住部员们,即使在医院里。”

“可正因经历过,看到你摔在地上的时候,我……”

他没有说完,但你已知道他想说什么,便觉眼前蒙上一层水雾。

两相无言,只默默在风中走着。

“我爱你,精市。”

他突然停了下来,走到你的面前半跪而下,久久地凝视着你,接而笑道:“我也是,我爱你。”

“愿你我以后,幸福安乐,再无疾病缠身。”

 

 

[手冢国光]

“儿子交女朋友了!过年的时候就带回来!”你放下手机,转头对手冢说道,“这几天要认真点打扫!”

“和往常一样不就行了吗?”

“不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咱们要把房子打扮得温馨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你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还要多买些东西来煮,咱们要帮一下那小子,抓住他女朋友的胃!这样就八九不离十然后结婚然后生小孩咩哈哈哈哈!”

“…你开心就好吧。”手冢无奈地看着你上窜下跳。

“可是我觉得只要他们两个真心相互喜欢就够了。”他一把把你拉下来坐着,“那样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以成为绊脚石。”

“平常心吧,我知道你很激动。”

“好吧,你觉得……儿媳妇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手冢认真地陷入沉思,摇头道:“…不知道。”

“…喂8102年啦!儿子都交女朋友了,而你还不会讲情话。”你戳了戳他的脸,“要说相信你儿跟他阿爸一样有眼光啊!”

他愣了一下,哑然失笑。

“我们一起走过的余生,便是我能说出的最浪漫的情话。”

 

 

[切原赤也]

一向颇受人关照的切原抱起婴儿来,果然是幅手忙脚乱的画面。

怀中的孩子还未睁开眼,便已经像他一样张牙舞爪的了。你默默策划着未来的育儿心经,一边看着眼前的新任爸爸露出前所未有的窘态,切原抱着孩子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一会儿拉拉他的手,一会儿提提他的脚,脸上挂着有些为难的神色,却始终掩饰不住欢喜的笑意。

“呐我这样抱会不会压着他啊,还是要这样…诶他怎么老乱动,是不喜欢坐着吗?哦对了……我们的孩子…男的女的?”

“哈?医生没有说吗?”

“没,他就说了你没事。”切原眨巴眨巴眼,突然把手伸向孩子的下面,“没事!我们来看一下!”

“诶别别别,男的男的,多冷的天啊,别冻着他。”

动作戛然而止,恍然道:“哦是哦,给你抱。”说着,就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你怀里,随即坐到你身边,轻轻地环住你们俩:“这样就都不冷啦。”

“哈哈哈,那你真贴心啊。”你蹭了蹭他的脸。

切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们都说子随母,儿子一定很像你。这样看着他长大,就像把我们认识之前的时光补回来了一样。”

“啧啧啧,今天的海带甜鼾了。”你轻轻触了下小包子的脸,“可我觉得他像你,非常不安分。”

“哼,那他以后一定就是全日/本最优的网球选手。”

你倾着脑袋,对他笑道:“当然了,网球王子——新年快乐。”

切原笑着低头吻住了你,一如十年前相识的样子。

“新年快乐。”

 

医生:qaq我冤。

 

 

[白石藏之介]

初生的阳光斜斜洒在枝丫上,樱花瓣打着转缓缓落下。

你提着小花洒,那是白石几年前为你买的,怕水太多提不动,并反复跟你说,这些花草不需要浇太多水。你慢慢地移动,水珠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金色光芒。

不远处的白石便这样看着你,他曾劝你不用再这样每天都到院里浇花,交给他就好。毕竟岁月还是不可阻挡地流过,当年英气勃发的少年们,也难免佝偻了身形。

但因为是你的坚持和喜好,便不再多说。他只跟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照料花草,打理院子。不知不觉,一个早上就此过去将半。

你们坐到藤椅上,白石轻轻揉着你的双腿。

“不用啦,我还没那么弱。”

“没事,揉揉总归是好的。”

你盯着白石的眉眼许久,问道:“十七岁那年,你许的什么愿?”

“嗯?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十七岁的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由于学业,你们总归是聚少离多。那年你们一起去过神社,白石从未有过那样虔诚地许愿。

那副神情,就在刚刚为你揉腿的时候重现了,因此这般问道。

他笑道:“很好奇?”

“有一点吧……毕竟人到暮年,万一……”

白石突然吻了上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但你的话戛然而止。

他倚在藤椅上,缓缓阖上双眼。

“……我许的愿啊,便是与你同在屋檐下,看天上云卷云舒,听风过花草摇曳,发现你我依然如初……而今我终于是做到了。”

“但是,我很贪心,我还想和你继续走下去。”

 

 

(暗中观察)

真的很抱歉这么晚才来发这篇!!

并且写得不尽人意quqqqq

总之为还在等这篇的朋友深深地感到抱歉和感谢!!

三次实在有点不方便,更新可能有点难……

总之,我们缘见!!

MUA!!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