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子悠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

主aph/网球王子
目前主男你与黑遍系列
写想写的东西
不定期更
少女心+痴汉
昵称随意
其实是个很爱唠嗑(?)的家伙
大爷来玩呀(x

[网王][男神x你]对于鬼故事和你

ooc

短小

 

迹部景吾

梦见自己的下巴和胸部不断受到猫攻击的迹部终于忍不住醒了。

微弱的月光下,你正往他怀中不断蹭来蹭去。

“醒着?”

动作瞬间停下,你埋在他颈窝间沉闷地应了一声。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捋着你的毛发,略带睡意道:“不是很懂你们,既然害怕还看什么?”

“我错了。”你抬头对着他眨巴眼,“要不你听听?冰帝的顶梁柱一定不会害怕。”

迹部犹豫了一瞬,还是应下:“说吧,勉为其难地听听。”

 

“景吾?”

“……嗯。”

“哈哈哈哈哈……”忍不住笑出声,“傻了吧,睡不着了吧。”

“呵,不过是担心爱人的睡眠而睡不着罢了。”他撇撇嘴,随即翻身将你按在下方,低头磨着你的颈窝,“既然都睡不着,就来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对不起,我突然好困。”

“呵,晚了。”

 

 

真田弦一郎

“我我我我我怕……”

真田皱眉。突然你觉得真田要比鬼可怕得多。

“所以为什么要看?”

“控、控制不住自己嘛……”

“然后呢?你想过后果吗?”

“这这这不是有你吗……”

“说吧。”

“能不能请您高抬贵脚陪我一起行动啊?”

“为什么?”

硬生生把那句“因为您长得凶”吞了回去。

“您威严。”

 

于是你们真的双手不离地四处活动。

言出必行的真田突然间觉得这样也不错,看着你的背影,露出了冰山融化的笑容。

 

 

日吉若

“日吉日吉!我看到篇超棒的鬼故事!”你兴奋地把手机凑到他眼前,“诺!你可以拿去和海堂和小海带说说!”

日吉若接过你的手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今天是八月一号。”

“不用太感动!阿爸应该做的!”

“在中国是建军节。”

“嗯哼,我再去找找看,这人写的故事都超棒!”

“他们有‘扒衣见君’的意思。”

“等我哦!”

日吉一把抓住正在转身的你:“这不是你回避我的理由。”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日吉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我把你当崽你却只想上我?”

“呵。”日吉若微微一笑,“这是你辛苦找鬼故事的报答,不用太感动。”

 

 

不二周助

“在看什么?”一双手忽然从双臂下环住自己的腰。

“哇啊啊啊!”鼠标瞬间脱手甩了出去,猛一回头,才发现是不二。

“别别别突然出现啊……”

不二微微倾头,拉着鼠标线把鼠标扯回来,笑道:“那我陪你一起看。”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妥,但脑子一时当机就应下了。

就这样他从后面抱住你,下巴轻轻搁在你的肩上。你缓缓滚动页面,透满诡异气息的字眼慢慢浮现,不知不觉地往不二的怀里缩了缩。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你手心里渗满汗水,不安地紧紧握住他的手。

就要到重点了!就要到了!啊啊啊!

“当我忐忑不安地拉开那扇门,随即黑暗将我吞噬殆尽,阴冷的气息四处蔓延。停电?!强烈的不安在寂静中如膨胀的气球瞬间爆炸,隐约间,背后突然出现了本不该有的气息……”

“呼。”

一团热气在耳垂附近炸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能之下地弹开,却又被死死地圈住。

“别怕,是我。”略带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二揉了揉你的脑袋,任你手脚发软地窝在他怀里边平复呼吸,边带怨念地捶打胸脯。

 

 

切原赤也

“我找到了比立海三巨头更可怕的存在。”

“哈?不可能啦,你不如去多读点书。”

“哦,那你看看这个吧,我读书去了。”

 

门外突然传出慌乱的脚步声,很快延伸至卧室,你悠悠回头,切原一下扑进你的怀里,脸深深埋在你的颈窝间,紧紧抱着你,似乎微微发抖。

“小海带?”

半晌,他微弱地回道:“你为什么要伤害我……”

 

 

手冢国光

他冷静地听完你重述的鬼故事,拍了拍蜷缩在他怀中瑟瑟发抖的你。

“我的天是有多作才会去看啊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这双手呢……”

所以他也不是很明白。

“国光你说怎么办,我现在连打开电视柜都会害怕。”说着,你往他怀中钻了钻。

“忘了。”

“哈?说忘就忘?怎么可能。”

手冢国光安之若泰地腾出一只手,翻出板凳下被你拿来椅脚的暑假作业。

“刷啦啦——”

惨白的作业纸令人不忍直视。

“暑假已经过了一半。”

体贴的男友露出几不可闻的笑容。

看着抖得更厉害的你,他知道成功了。今天的自己仍是一个标准男友呢。

 

 

柳生比吕士

今天的柳生依然在坚决地拒绝鬼故事。

柳生看着仁王雅治的信息弹窗,鬼故事猝不及防地入了眼,瞬间吓得手机落地。

路过的你好心捡起那把顽强的手机,瞥了眼亮着的屏幕,突然觉得自己头上有点绿。

呼伦贝尔的绿。

“比吕士你拒绝我的鬼故事,却背着我偷偷看仁王的鬼故事?”

评论(7)

热度(125)